百姓眼里的"食品厂",主业其实是↓

来源:观察者网        编辑:尚品    2021-06-10 16:59   

► 文 观察者网 李焕宇

“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

在贵州高原上,有一家三线军工企业深谙此道,凭借扎实的技术功底和一腔家国情怀,为中国的航天军工开辟了一条自主的道路。

这家企业就是航天江南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辖有20家企事业单位,在职职工1.5万人,资产总额近200亿元,主要分布在贵阳、遵义和苏州三地。

位于贵阳的航天江南集团大楼

该集团在化学电源、微特电机、伺服机构、惯性器件、继电器与电连接器、光电转换器件、特种方舱等产品研制生产领域,具有较强优势和协作配套能力,在航天电源方面可比肩美、俄等航天强国。

它的军工更是产品多次亮相国庆阅兵式、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等重大场合,曾被部队首长称赞“在100分的试卷上做出了120分的成绩。”

航天江南集团研制生产的移动应急救援装备,在抗疫期间表现出色 图片来源:航天江南

当地人眼中的“食品厂”, 其实在给祝融号造电池

航天江南创建于“三线建设”时期,旗下企业大多建于大山深处,而位于遵义的梅岭电源有限公司(3401厂)是唯一一家建在市区的企业。

据当地职工介绍,梅岭厂在遵义享有盛名,但这并不是因为它高端大气的技术产品,而是因为它的......糕点,特别是月饼。

原来,作为一家航天军工企业,梅岭厂过去一直对自己的业务严格保密,反倒是当初为了安置随迁家属开设的糕点厂在当地打出了名气。如今,每年中秋节都可以看到遵义人抢购梅岭月饼的盛况,以至于提起梅岭厂,老百姓都觉得这是家食品厂。

中秋节期间,梅岭厂的月饼受到热捧 图片来源:直播遵义

但实际上,梅岭厂的主业是为我国的航天事业生产专用电源,包括我国第一枚弹道导弹、“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尖兵”系列卫星、“神舟”飞船、航天员的宇航服、以及最新的“祝融”号火星车等多种航天产品都用的是梅岭厂的电源,其航天型号配套率达90%以上,有1500多种产品。可以说,梅岭厂的产品史,就是中国航天史的缩影。

这才是真正的“梅岭厂”

能为最新的航天工程制作电源,梅岭厂的技术实力毋庸置疑。据航天江南科技委副主任魏俊华介绍,他们在化学电源领域同美国、俄罗斯这样的航天强国基本同步,其研发的舱外航天服电池,比俄罗斯同种电池的容量还要高,而且在材料、元件等方面全都可以自主化。

“卡脖子卡不了我们。”魏俊华称。

2015年,梅岭厂在同天津、上海等地同行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立了全国唯一一家“特种化学电源国家重点实验室”。据梅岭厂介绍,曾有一位搞航天的领导这样评价该:“陆海空天电,佳品在梅岭。”

梅岭厂的电池产品

“欧洲公司听说有航天乌江在,都不来参加竞标了”

贵州航天乌江机电设备有限责任公司是航天江南旗下另一家高科技企业。它和梅岭厂一样,都是1960年代同步创建的兄弟单位,技术实力也相当雄厚,是国内唯一集超临界萃取装备设计、制造为一体的生产厂家。

超临界流体萃取技术是利用超临界流体介质在处于临界温度和临界压力以上时具有的特色性能对物质有效成分进行分离、提取、纯化的新型化工技术,广泛应用于食品工业中香精香料、调味品香辛料、天然食用色素和精油的提取、中药现代化化中有效成分的提取等领域。

据航天乌江介绍,他们的超临界流体萃取技术水平已达到国内领先、国际一流,拥有多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其产品与国内外设备相比更加节能,远销突尼斯、保加利亚、印度、港澳台地区,国内市场占有率更是全国第一,达70%。

航天乌江的超临界萃取设备 图片来源:航天乌江

航天江南方面称,在航天乌江掌握超临界萃取技术后,欧洲那些公司在参加招标的时候都会事先打听有没有航天乌江参加,如果有乌江,那他们就不来了。

据介绍,航天乌江的超临界流体技术成套装备本身是利用某型号航天武器的大型特种材料焊接技术、无损检测技术、液压调平定位技术及智能装填控制技术等进行研发的机、电、液一体化的产业融合高新技术产品。

正因如此,航天乌江的超临界萃取技术成了航天江南产业融合的成功案例。

家国情怀:航天江南人的精神支柱

尽管今天的航天江南有着众多的生产线,但他们最引以为豪的,还是军品。作为我国唯一专业配套相对完整的地空导弹武器系统战略后方基地。航天江南从来都是最先进的战机为目标,提前布局,紧跟技术潮流。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航天江南研制生产的某型号地空导弹武器系统高调亮相 图片来源:航天江南

航天江南的领导介绍基地发展和军品研制过程中多次强调家国情怀,而从〇六一基地的历史来看,如果没有家国情怀,它的创立和发展都是不可想象的。

上世纪60年代,国际局势风云突变,政治气氛异常紧张,在这样一个“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背景下创立起来的〇六一基地,其初期的主业就是军工产品的科研生产。

为建设基地,来自北京、上海、沈阳、西安等城市的一大批三线建设者,义无反顾地驻进了黔北深山,住干打垒、喝稻田水,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战天斗地,用智慧和汗水、青春甚至生命,谱写了一曲曲感谢天动地、气壮山河的奋斗诗篇。

〇六一基地昔日的建设场景和今日的状况 图片来源:航天江南

改革开放后,随着国家开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〇六一基地进行了大量“转产民品”的尝试。风华牌冰箱、航天牌汽车,还有录像机、传动器、挖壕机、汽油机、拉丝机、井深仪、加速器、计算机、切割机等300多项民品,〇六一基地吃“螃蟹”的勇气曾给它创造了一段辉煌。

但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〇六一基地也未能摆脱“造导弹不如卖茶叶蛋”的命运,债台高筑、车间停产、收入减少、职工下岗、人才南飞……不过,即便是在这样一个艰苦的条件下,基地上下也从未放弃军品的研制。

〇六一基地生产的风华牌冰箱 图片来源:航天江南

总工程师徐易曾说道:“以民养军,也要看到军在养民,千万不能干民品发财,军品垮台的蠢事。”基地党政领导也态度鲜明:军品是生命,民品是饭碗,不能为了吃饭,连“命”都不要了。

据航天江南介绍,在那段时期,他们为了研制某型号防空导弹,甚至要从职工的工资里抠科研经费,当时队伍能坚持下来,靠的就是满腔的家国情怀。

1984年,〇六一基地研制生产的多个型号参加国庆35周年大阅兵 图片来源:航天江南

他们的坚守在世纪之交迎来了曙光。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部队轰炸我驻南联盟大使馆事件发生后,大量的订单流入了军品线;国家在次年提供的政策性破产,让〇六一基地卸下了沉重的财政包袱;新一批有着家国情怀的人才也加入进来,比如目前担任总体设计研究所长的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先进工作者苏日新,就是在当时受使馆被炸一事的刺激和老一代航天军工人精神的感召下,报考了〇六一基地的研究生。

2002年,061基地整体实现经营性盈利,彻底扭转自1994年以来连续八年亏损的局面;2004年,〇六一基地贵州航天电器在中小企业板块宣告上市;2012年,集团营业收入突破100亿大关;2018年,集团营收突破160亿元。

他们对军品的坚持也得到了回报。2005年,由061基地先自筹资金,后立项研制的某武器系统定型飞行试验获得圆满成功,它创造了该类型号武器系统研制经费最少、靶试效率最高、靶试质量最好的新纪录,部队首长称赞〇六一人在100分的试卷上做出了120分的成绩。

在国庆60周年阅兵式上,航天江南型号武器系统参加检阅 图片来源:航天江南

航天江南的领导讲了两个故事,一个是“两弹一星”元勋钱学森在离开美国时,有记者问他还会不会回来,他说:“我不打算要回来,我想尽我最大的努力,来协助中国人民建设一个能令他们活得快乐而有尊严的国家。”

另一个则是梁思礼院士,他在被问到很多朋友都留在了国外,自己是否后悔当初回国时回答:“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他们制造的导弹是瞄准中国的,我制造的导弹是保卫祖国的。”

航天江南的领导认为,这就是他们航天人的一种情怀——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而能够聚集到这里的人,也一定是有着这种精神的人,所以这是一种双向选择,双向磨练。这种精神支撑着他们一直跟党走,最终在贵州高原这片大地上孕育出独具三线军工特色的航天江南文化。

来源|观察者网

关注全球电影资讯网微信公众号(glofilm)

相关推荐